四只企鹅

鸡飞狗跳终不悔,只为和你有一腿【正文2】

正文2

天气凉了,明镜总思量着中秋前给家里几口人做几身呢子大衣,于是在难得齐全的晚饭后吩咐了老裁缝师上门量尺寸。

明台早惦记晚上偷偷溜出去训练,好么,遇上大姐的心血来潮,只能一脸憋闷地在沙发上看着明楼张开翅膀呃不对,张开手臂让师傅围着转来转去。

量完明楼,本轮到自己的倒不急了,非让明诚先来,心想反正来不及了就不去了,人家说灯下看美人,我看阿诚哥也没差了,那下巴尖的哎嘿嘿~

冷不防头顶挨了一爆栗,明台捂着脑袋愤愤然,明诚听到声响偏头看了看俩斗鸡,嘴角露出一抹笑来又转了回去。

……着实是被那逆光勾勒出的轮廓惊艳到了,听着自家大哥呼吸一重,明台表示为毛我一下子感觉压力好大……

明镜好心情地在跟阿香聊天,看看明家这三兄弟都长得多好,以后参加宴会带出去一溜美男子,哎呀好得很好得很~

呵呵,明台瞥一眼大哥冷笑,这还美男子?!大姐你看他每天就知道出去花天酒地,最多算个不一般的美胖子!

阿诚刚端起杯子,一口茶没下肚,闻言喷了个欢天喜地七仙女。

恼羞成怒的明长官差点把明台卖深山当童养媳。

好孩子们憋问深山是谁。

你问大姐在干嘛呢?大姐很忙的,半途接了个仿佛汪曼春打来的电话,正在从人生观世界观金钱观上放大招呢,主题为我们家的猪我已经喂了棵白菜了,请不要总是自告奋勇找别人家的田,有空去看看自己家荒废的地吧。

明诚隔空点了点沙发上喝咖啡的明楼,做了个猪的口型。

明楼斜眼,挡不住神色温柔,也伸出手点他,白菜。

明台看着俩人隔了个茶几打哑迷,学着阿诚对着明楼无声喊猪,偏偏被报纸砸到枕头堆里。

明楼你知道吗你这么凶简直很枣糕!你是公老虎吗?!吓到我了!赔钱!

介于大姐电话期间三人都是无声出镜的,看不懂的要懂得自我脑补,信息量是有限的,脑洞是无限的,我们要用有限的信息量投入到无限的脑补里去……

来,你们看角落里的孤狼,人家看他们仨半天了,憋笑憋得一直抖,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触电了呢。

阿香笑着将裁缝师傅送去门口,也给了明镜吩咐的赏钱,定了送衣服来的日子,看着师傅坐车回去,叹口气,这家里正常人除了我也是没sei了。

晚上睡前明楼脱下外套要去洗漱,房间里阿诚正给他准备睡衣,摸了一把料子觉得还不错,新买的?他挑起眉毛问。

是啊,先生什么时候给我涨工钱?

哎,谁养你到这么大的?

唉~越有钱越抠门。前几天还说表现好涨工资呢,男人心,海底针= =

明诚关了门上楼,路过明台处,见门开着人睡了,帮他关了灯关了门。回到自己房间,衣帽间里拿出熨好的风衣,明早得记得给先生换这套。

啊不,记得给猪先生换这套。

哈哈。

评论(3)
热度(135)

© 四只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