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只企鹅

你干杯,我随意【AU】

试镜这一幕正巧是剧中一个重要事件:工业区的大楼突发火灾,消防紧急救援之后根据就近原则送来医院,明诚要饰演的是男三于修在急救科为垂危人员急救,各项手段用尽依旧没能抢赢过死神的一幕。


照理说只是试镜其实不用这么大阵仗,但是众人看到一路簇拥竟是明楼揽着那人的胳膊,平日里一脸严肃据传说脾气很大的他也是心情颇好的样子,也是引发了小范围的骚动。没人知道为什么明楼会陪着青瓷今年新签的小新人来试镜,不过两人并肩而行,倒衬得明诚气质更加温和了。


《分争》是导演梁仲春特意挑出的剧本,题材不罕见,只是切入点犀利,针对人群也更加广泛,里头小医生们的成长与磨练更吸引年轻人的目光。明楼带着明诚走到导演身前简单做了介绍,作为一个拿到过影帝奖项的人,哪怕是偶尔接拍的青春类电视剧也丝毫不落身价,两人跟导演组小声说话的过程中,几个艺人站在远处小心翼翼打量着,一脸羡慕——羡慕明诚投了明楼的眼缘,能离导演这么近。


明诚心下想想自力更生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走后门,哥这心里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看看明楼,一脸了然,突然觉得好笑。才三十多岁,就有了影帝的头衔,对剧组的小艺人平易近人,也不拿多大的架子。举手投足间能看出来家境不错,修养家教刻在骨子里,进门的时候掀开塑料帘片都下意识撑着以防放开打到后面助理的头。


各种网上刷的小道消息一瞬间闪过他脑袋,很快就被塞到更深处,反正大家都是一个工作室的,对方也不是白白地在带他,总有互帮互助的时候。


明楼一边跟导演说着自己今天自己戏份的安排,一边低头看表情真挚实则神游的明诚。他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刚才看他瞥了一眼远处窃窃私语的小艺人,明楼就明白他在想些什么,无非就是走后门潜规则一类,难为他倒是神色里一丝一毫也没有带出对自己的谦恭又或者对这些目光的厌恶,还是平平淡淡的,眼窝略深,下巴有个美人尖——是很适合捏着的那种哎。


“……好,那么咱们就这么定了,现在道具组在布置今天的手术室,明诚是吧,你准备准备,”梁仲春回头喊了一声,“小鲁!咱们走第三集抢救失败那一幕!”


“好的!明先生是吧,我们就直接在隔壁房间走一遍吧,手术室现在也没空出来,真不好意思啊。”小鲁是梁仲春的御用场务,性格直爽的山东美人,手脚利索地给明诚披上一件白大褂。


明诚接过来穿好,“鲁姐不要客气,这么称呼太见外了,就叫我阿诚就行了。”两人动作都快,借了个尸体道具就摆上就位了。


那边厢梁仲春正在嫌弃地赶明楼:“还没到用你的时候,你在这儿干嘛呀,你一来一圈人看这里的眼光都发绿,你走你走。”


明楼半点不生气,扭头看明诚也在疑惑地盯着他看,一双眼睛又亮又闪,这么看着越发不想走,厚脸皮对梁仲春笑:“明台在外面儿等着呢,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等他试镜完了把人带回去,他也没个助理跟着。很快,不吵你们,我不出声。”


都说到这份上了导演也不好意思再赶人,大影帝找了个小马扎坐在导演附近,看着明诚已经蹲坐在那里酝酿情绪。梁仲春坐回自己的椅子,给了场记一个手势。


3——2——1——action!


明诚慢慢蹲身坐下,眼睛一开一合了两次。第二次睁开时,浑身上下蓦地散发出一股疲惫的味道。双手从一开始的心脏复苏手势到无措地垂在膝盖部位,手套上全是刚刚逝去生命的鲜血。


还带着热乎气。


他呆坐了有那么一分钟,嘴唇翕张肉眼可见地微微颤抖,脸色一点一点变白。


无意识地带着血液搓搓手指,低头看一眼,再搓了搓。


很快血液变干。搓的时候有一点粘。


再过一阵,彻底干涸,留下狰狞的印记。


在医学院时口口声声说着自己会以救死扶伤为己任,什么都不能阻止。


呵,多空洞啊,从刽子手手里抢人。


跟那群消防员跑进火里一样,如何赢得了。


在剧本里,他在给这个人急救的同时走廊上正是一片忙碌,重伤的人不间断被送入急救室,轻伤的人排着队坐在临时圈出的位置上哀声哭叫,嘶吼的,痛哭的,跪在医生前面求着再试一试说不定人就能回来了的,现在统统没有。


那些带着浓浓绝望的声音现在都只在明诚的脑海里。


明楼渐渐直起了脊背,看着明诚仿佛听到了走廊的声音似的,往里瑟缩了一下,歪掉的听诊器从白大褂口袋滑下来。


很快,就像是穿越听到了剧本中护士破音的嘶喊:“——于大夫!于大夫!——”


他急喘口气,深呼吸几下,还未平静的嗓音听不出一丁点的怯懦——


“来了!”


一手猛地抓住听诊器,一手撑在地面爬起,稍稍踉跄后冲向门外,冷不防明楼对上他的眼神,锐利的锋芒让他一惊。


这一眼,也就够了。


“好!”梁仲春拍大腿的声响把明楼跟着明诚跑走的注意力拉了回来,现场围观的工作人员和群演才敢大声喘气。明诚还有点在戏里的恍惚,脱着道具服装手套递给一个小场务,半天没人接,他疑惑地低头,小姑娘嘤得一声揪了衣服跑了。


……什么情况啊……


明诚眨着刚才太专注发酸的眼睛,刺激出的眼泪显得眼神更亮了,身边有人拉了自己一把,他这才回过神。


明楼张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挺好的。”


被影帝夸奖了即使是客气也棒棒哒,明诚弯嘴角:“谢谢大哥。”


事实上是比自己想的好上太多了。原本只是爱屋及乌地肯定明台的眼光,加之对方看着挺识好歹的据说之前一直在念书也没有圈里那种臭脾气,所以也就多照顾点,起码是一个工作室的,自己罩着总好过没长眼的过来暗示潜规则吧。


没想到是个不错的料子啊。


明楼盯着乖乖跟导演组几个老大爷说话的明诚脑袋上翘起来的一撮呆毛,眼里蠢蠢欲动地想去揉吧揉吧。


他想多半这个角色是十拿九稳了,不动声色看了眼本来投资方想插进来的男三,一个经常演偶像剧的青年,对方也是出道几年的人,感觉到他的视线,点点头露出个略带惶恐和讨好的笑容。


明楼上前几步打断明诚和梁仲春的对话,笑眯眯地盯着他的眼睛:“要留下来看一会儿吗?”


明诚以为是什么事呢,听到这句,顿时来劲了:“好啊!”


某人兴冲冲地搬过来特意标着自己名字的椅子,架架好还掸了掸灰,大方一挥手:“你就坐这儿吧!”


椅子背上一个印着蠢萌哈士奇的抱枕萌萌哒。


对面梁仲春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死鱼脸今天脾气噶好啊?!昨天还生气女一女二态度不好不想拍戏就回家呢!黄鼠狼给鸡拜年的赶脚!


明楼才不管他怎么看,指着走廊兴致勃勃给明诚说戏“……过会儿啊,就那个演《爱你那天下着雨》那个女一你知道吧,高雯,恩,就咱们公司的,就要哭着从这里狂奔过去——”


明诚一个没忍住,“——并大喊着‘我一定会回来的?’……”


明楼:……年轻人你是不是喜洋洋和灰太狼看多了?!


远处那个跑走的场务一路嘤嘤嘤嘤到高雯那里,“偶像偶像!我被电到啦!窝看到你的拉郎配真人版啦!>///<!”


高雯抱着手机双手齐上阵噼里啪啦神情专注,感觉下一秒就要吃掉手机,Σ(|||▽||| )


“憋吵我!窝阿诚哥哥帅破天际!窝鬼畜攻大人男友力赛高!窝要跟窝战友分享!酷爱掩护窝!”


小场务用力点头,挡在她前面一脸的英勇就义。


远方在跟男主演赶电影雨中误会分手情节四遍还没过的汪曼春正在休息休息运功冷静呢,助理手机拿来点开一看,两个男人对视一笑中间一张椅子面哈士奇对着自己乐呵呵。


啊啊啊啊啊!狗+男+男标配达成!给力啊战友!


顶着滴水的弃妇造型一个激动热泪盈眶把看她欢喜了凑过来想对词的男主角一巴掌扇出去咻咻咻咻——看!流星!…………


导演摔了本子怒吼这段为啥不拍下来剪辑用啊感情多充沛啊!


副导演熟门熟路掏掏口袋递过去,王老师不要这么暴躁嘛棒棒糖要啊不?


这头梁仲春找了三圈才发现高雯在哪里顺手就把手机没收了。(┯_┯)


明楼给化妆师捯饬脸,内心思考着等拍完就晚上了,医院附近小巷里那个烧烤摊不知道还出来不,闭着眼没头没脑问“你吃辣不吃?”


明诚给他拿了没塞好要掉的手机,想都没想回到“要撸串去么?”


…………


——————


作者有话要说:


tag是越来越乱了。。。早点晚点没地方扔就转贴吧了。。。再没地方就算了。。。


昨天列完大纲今天跟基友说这篇十万字打不住。。。我到底为啥挖了它咧。。。


评论(25)
热度(223)

© 四只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