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只企鹅

你干杯,我随意9

被捉x在楼梯【信我,不要随便用不太正经的字眼去替代那个x】的二人真不愧脑电波相容,看到明镜的第一句话除了叫人之外,立马又异口同声“吃栗子吗?”


还在那头期待着看到点有的没的的大半个剧组昏厥。影帝果真不是正常人,面临泰山崩塌而不慌不乱,跟影帝关系好的人也非常人可比,你看明诚即使发生这种事也完全没有停住手里剥栗子的动作,一会儿功夫往嘴里塞了三个了……


明镜本来想开口怒吼【不许接这个低级片了给我通通回家!】,不过因为是站着俯视,明楼明诚握着栗子抬头眨巴眼睛看她,咳咳咳,还蛮可爱的= =!


自家弟弟旁边的糍饭团小哥还拿着剥好的伸手过来,哎呀那个乖巧啊!明镜内心的小人拍大腿痛心疾首,别人家的孩子咋几么可爱,老娘是怎么会把一个兔宝宝带成现在的大尾巴狼的啊……


大姐眼神太不对了,明楼第一时间小天线竖起来,明诚怎么说也是跟自己传过绯闻,大姐不会看了那些没节操的报道信以为真吧?!“呃,大姐,你听我解释一下——”


看戏的人里郭骑云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是明诚团队之一哇,回头找明台,咱是不是该上去打个圆场神马的。


明台鸡米花空盒了在奋斗下一个鸡腿,嘴里念着:“我阿诚哥嘴里塞好几个怎么不嚼完再吃,栗子吃多啊会便秘啊……”


……于是郭骑云又把头扭了回去。


明镜反手一拍打掉明楼的爪子,用高跟鞋踢踢他膝盖把人赶开,自己怡怡然往中间一坐,拿过明诚手里的栗子吃了起来。


“哎小哥你跟我说你要去工作就是在这里呀?”


“对的呀我是明楼的大姐,你也是演员啊?我弟弟也喜欢演戏的。”


“哎呀,谁知道他从小怎么会喜欢演戏的,还拿了那么多奖,男一啊?我感觉他一般般呀,估计是凭吨位选的啦~”


“是嘛,原来上次那个微博又是偷拍啊,哦哟现在的人哪能嘎没有职业道德的。”


“是个呀,还好你帮我打车跟司机说地址奥,浦东的路名变化是快的来不得了。”


明楼大人努力了三次没把自己的解释说出口,且他发现即使讲出来了也是然并卵,隔壁大姐完全不鸟他,还把剩下半袋栗子拿走了献宝一样放明诚膝盖上“阿诚你吃你吃,你给他剥什么咯,他那么胖让他自己去。”


明诚干巴巴笑了笑,看了一眼菜刀眼的明楼,大姐……你这么热情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栗子是我买给大哥的你把它都拿了他自己去剥什么呀?……


明镜在他耳边友好亲切差点把人家八辈祖宗都挖出来,明诚觉得倍感压力的同时,仿佛又有点小鸡仔被黄鼠狼盯住的惶恐感⊙w⊙


瞥一眼明楼在那头百无聊赖翻剧本,明诚保持乖宝宝状应付明镜,手里捏了颗栗子肉绕过明镜背后递到他腮帮子边。


明楼头也没抬啊呜一口吃了。


没过一分钟又是啊呜第二口。


剧组人里包括女一女二男二等等大牌小牌加助理还有梁导演脸上大写的卧槽二字,这都什么发展?!


第二眼望导演:咱们这个确定不是男男片是吧……


梁导吸吸鼻子,我不过就是换了个新的男三!


第三眼看……那边明楼和明诚的经纪人怎么回事儿?!不过就喂个栗子,你们跟着场务姐姐们像看到偶像剧男女主终于亲上了一样欢呼个鬼啊!


直待栗子吃完,明诚细心把渣渣都用手拢到袋子里收拾好。明楼也搓搓手指很黏,自然而然伸手问小斯要湿巾。


小斯哪里能知道他不开口光伸手是要什么!


放剧本。


得到白眼x1


放水杯。


白眼x2


放纸巾包。


白眼x3


最后明诚不忍心地看了小斯一眼,拉住明楼“大哥,大姐说她在旁边看一会儿就走,我们去洗个手吧,不然恐怕还是粘。”


走前明楼扔给小斯一个【这个月奖金减半】必杀眼神,小斯内牛满面想我去怎么这个目光我看懂了,导演咱还缺窦娥吗TT_TT


看他们去洗手了,剧组到底还是要开工的,毕竟是正剧剧组,不会发生点什么事都喳喳呼呼,也就看看热闹而已。明镜整理整理裙摆,走到梁仲春面前,三分微笑得体,“梁导,这部片子我看还是很好的,要是宣传上需要帮忙你跟小斯讲,我们一定全力支持,我就先走了,我那个不争气的弟弟——”


梁导刚准备回答哪里哪里明楼在剧组一向口碑好是他照顾小演员才对,结果人家说得是“——你可以不用管他,阿诚是个很好的小孩呀,导演他哪里做的不对你教教他奥。”


说完又特女王地戴上墨镜,抬起下巴拎着包走了。


梁仲春:……导,导演在这里还有木有地位了你们这群奇怪的家属= =


其实梁仲春在电视剧导演里名头还是很响的,他保持了近乎十年的作品高产优势,都是拍的正剧,内容有针砭时弊有家庭婆媳也有青春校园,得的奖不计其数,捧红的演员也多,虽然不至于和电影一样红透半边天,也至少是在能守着电视机的观众群里保持着较长时间的热度。


他挑演员非常豁达,主线清晰,只要扛起剧情主线的演员到位,投资商塞进来的不影响全局他也照收不误,拍的过程中指点不藏私,因此青瓷工作室给明诚的规划中第一部就是走他的路子。


明楼当年第一次跟他合作是演出他的一部谍战类连续剧,他出色的演技联合梁仲春选角和导演的眼光以及团队中的编剧大神,创下了非常璀璨的收视率成绩,同年底还凭借剧中角色拿到了金山电视节的视帝。


明诚上午过来的路上得知能与这么优秀的团队合作,心里还是很紧张的。他虽说在国外念书,到底不如科班的演员出道见得世面多,好在青瓷够厉害,培训时也有环球的名导演指点过,因此才能不怯场。


洗完手从厕所出来得知明镜已经离开了,明楼把人往梁导那里推了推,自己接过水杯坐在一边喝水看剧本,拿着荧光笔划来划去。


明诚对着梁导点点头“梁导您好,之前见过了,我是明诚。”


小伙子看人很真诚,五官没有很深邃却也不死板,梁导把男三的剧本拿给他,“你还没进组呢就自掏腰包买了那一堆吃的,这钱该让明台出啊。”


明诚笑着接过,“您没看见吗,明台吃得比谁都多,他占我便宜都占习惯了。”


两人哈哈一笑,生疏感少了不少,明诚刚拿到全部的分集剧本,要排到后天才有戏份,所以他还是决定窝在一边看其他人拍,多学习学习。


明楼仍执意请他坐自己的椅子,反正自己要去开拍,拍摄过程中免不了有磨合问题,明诚仔仔细细地揣摩男三的性格,间或看一眼在拍的情况。


融入角色的明楼是非常有魅力的。当然这一点从很多跟他合作过理想型就变成他的女演员访谈里就能知道。但是他吝啬于将这种魅力带到戏外带到生活,总是能不接访谈就不接,任性得很。


各种情况都会喊cut,但是每一场哪怕一样的剧情,明楼的表现也会有区别,他把镜头前的自己变成了剧本中的人物,感情收放自如。


真的不愧是影帝,明诚想对于自己这个小角色小透明他也能释放如此善意,回去要把他的作品再看一遍,能认识这么好的人而且是同事,超棒!~


下次撸串再请客也木有问题!~


下午的戏一下子就拍到七点,明楼再走一场就可以下班,换道具休息,看明诚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乐了:“昨晚没睡好吧,我说你少喝一瓶你不听。”


明诚突然想起那活宝今天去出通告了,回来指不定要怎么作要数羊,顿觉头疼:“哪里是头疼,不知道为什么,一群人在问我要数羊,这都什么传统。”


“数羊?对了我就说他们胡闹呢微博里转发@你这个。”明楼拿过手机给明诚让他输手机号,“是不是青瓷那帮小丫头?”


明诚输进去顺便打了一下自己电话再按掉存起来,“是啊,昨天喝得也多,数完了今早一听全是呼噜。”


“哈哈哈哈,盒饭反正还没到呢,要不你再录个,”说着还开出录音,“我给你数,保证不错数。”


明诚觉得挺好玩的,就着明楼的手,凑着收音口开始念:“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我数到哪儿啦?”


“是不是三十六啊?”


“数羊是不是数到十只就好了啊大哥?”


“我怎么知道,随便再来几只吧导演叫我了。”


……


高雯小天使的联络人之一,小场务透明君单手按键已甄至化境,一整天都在努力告诉偶像楼sama和阿诚哥哥的互动,打字那癫狂劲儿,明台差点以为她踩电门上了囧……


高雯出席个大场合几么艰难,拿着的手包里手机不停抖动,好不容易走完一圈拍够第二天上头版的照片,一个箭步冲厕所里,关门落锁坐马桶上拿出手机那个刷刷刷刷。


甜蜜吃栗子!


当着家长面秀恩爱!


夫夫联手看剧本!


双目对视还录音!


心满意足看完,锁屏后印出一张大脸,痴汉,猥琐,朦胧的笑脸……高雯翻出粉盒一边补妆一边感慨,唉,我这真是为我发小的终生操碎了心啊,回去我是不是该补补肾

╮(╯_╰)╭


还有让你更惊喜到昏厥的礼物在后面呢要补肾的大小姐。


出席完活动,脚已经快被那双新的镶钻高跟鞋废了的高雯保持风度,直到tim把她送到保姆车里,关上车门开始苍野的哀嚎:“尼玛痛死老娘了这谁家的鞋子以后请我去做代言我一定果断拒绝除非代言费天价嗷嗷嗷嗷!”


拖了鞋揉脚踝,抬头一看后视镜,“哎?!明台怎么是你?”


明台早知她肯定脚肿得没法走路,扔过去一包水泡贴“早上看到那双鞋子就知道你肯定要被折磨死,那么高的跟!一点防水台没有,而且那尖的。”


“就是啊!要不是要维持风度我都想穿夹脚拖出来……咦,阿诚哥哥今天签约了么,应该要进组了吧,你送他回去了?”高雯换了拖鞋贴了水泡在那儿拿着手机刷网页。


“没啊,楼大人说他那儿离剧组进,明天反正要一起过去就让阿诚哥住他那儿了。”


说完一扭头,嗬!!!高雯一双眼睛瞪得像黑猫警长,一手勾住他脖子贴得那个紧,“你居然不保护我阿诚哥哥?!让他入我楼大人的山寨?!”


明台被她盯得有点肉麻麻的,“你不要老这么看他们好不好,我哥脾气性格都好,明楼挺喜欢他也正常吧。”


高雯撒手白了他一眼,“我这是女性的直觉,反正我觉得明楼那么严肃认真的脾气,对阿诚哥哥那么好就是不正常。”


明台转动方向盘拐弯往别墅方向开“这个不说啦,你酒会上肯定没吃什么吧,我也还没吃,要不去喝个粥?”


“也行啊,好几个月没穿晚礼服了,还紧身的,怕小肚子鼓起来我连水都不敢喝。”


刷着网页的高雯手机忽而震了一下,看上面提示是汪曼春的微信,反正车里就她跟明台,也没外人,高雯就点开听了。


“……啊啊啊啊啊!高雯你快看微博啊啊啊啊!”


刚好到粥店门口的马路沿子,明台扭过头跟高雯对视一眼,还很少见到曼春姐飙高音来着她这是怎么了……


熟知她脾性的明台以为她要么是转发了一个美少年香肩半露要么是一群美少年香肩半露,谁知高雯点开她@的明诚最新微博,一条音频。


不长,大概几分钟,不过人们都疯了。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三十八只羊~三十九只羊~


……哎不是三十六只羊吗?


你自己数错了吧?!你看看你这数学怎么学的!


大哥数羊是不是数十只就好了啊?


我哪知道,现在数到哪儿了啊?


……不是你说记着数吗!


那算了算了就这样吧。


哦哦,四十只羊!数完了,快睡吧!”


……明台听完看高雯怎么没反应,再一看她握着手机一脸幸福靠在驾驶座边上,昂……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

作者不知道有什么话说:


突然,,,看的人,,,好像多了,,,起来,,,有一点,,,鸭梨,,,


今天好乖哒目测更了有五千,我的目标是!后宫天下啊呸,坚持写完!


么么哒!


评论(31)
热度(372)

© 四只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