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只企鹅

【楼诚衍生】天上掉下个李警官6

放完文我去煮夜宵了,,,煮面吃哎嘿嘿,,,


二十六

小陈童鞋是很早就知道李熏然凌远事情的人。


因为平时关系好且工作经常窝一块儿嘛。


小陈童鞋跟未婚妻冷战了,他想对方越来越自私了。以前会超级体谅他的警察工作,有热汤热饭晚上回家后还有温柔的晚安吻,现在回家连口汤也喝不到。


这是小问题,最重要的是他觉得两人之间话题变少了,更多时候无话可说,说到琐事又会吵架。


下班后约李熏然去喝酒,他说他不明白,为什么照理说会比女人要粗枝大叶很多的男人反而永远都像在蜜月期一样。至少外人看着他们两个特别好,特别特别好。


李熏然心想不是这样的。


第二天周末,李熏然早早约小陈出来,开车带他去他未婚妻公司楼下。


他对不解的小陈说,每天上班,她要从你们住的地方,坐公交车到公司,穿着高跟鞋,也没有位置,我开车过来20分钟,那公车遇上堵车,起码一个小时。


你说过她是财务,作为一个称职的财务人员,她要在电脑前看着表格一整天。


接着,她需要在你回家前努力准点下班,挤公车回去,在小区门口的菜场买菜。两个人吃饭,至少两菜一汤。蔬菜要洗干净,肉要飞水,炖的汤要保证吃的时候软骨酥烂,焖的饭要粒粒分明。 


李熏然把他载回家,放他下来赶他回家。


兄弟,你去试着把你老婆每天要做的事做一遍,完完整整做一遍。如果还是觉得她不对,那反正我也管不了。


没有到很晚,大概凌远和他那天吃了晚饭各自捧着书坐沙发上看的时候,电话就来了,说和好了。他听了一会儿,挂了电话。


凌远伸手摸摸他耳垂,怎么啦?


李熏然摇摇头说同事吵架,我劝了劝。


凌远笑了,继续低头看起书来。


李熏然盯着他侧脸发呆。


他们仿佛永远都是这样一个触手就可及的距离。


他记得住到一起后,第一次开车去他的医院门口。沿着他工作的轨迹想象,跟着他的脚步,努力模仿一天的行程,再候着他下班到家的点去菜场,买了菜,做了饭,收拾了屋子。


凌远回家的时候桌子上两菜一汤,他指指在厨房切水果的李熏然说早知道你这么勤快我就不用惦记晚饭没吃的了。李熏然围着超市买酱油送的围裙端着盘子出来放好,接过他手里的手提包,两人换了家居服,在带着油烟味的空气中接了个吻,坐下吃饭。


屋子里气氛正好,凌远在他洗碗的时候从背后抱住他,很高兴的样子。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做了什么。


不需要回报。


不过你能懂。


二十七

凌远早晨洗脸的时候感觉毛巾擦着有点疼了于是他想应该要换一块新的。出门前跟调休年假的李熏然提了一句就走了。李熏然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换了衬衫拿着车钥匙去超市大采购。


两个人生活就是这么没意思,上班,吃饭,睡觉,有空去健健身,在家看看电影,谁有空谁去买东西。一个月里面能正常下班的天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有空都宁愿多休息少折腾,哪里来许多娱乐。  可他还是过得很有滋味。


与其说是在恋爱,过日子,生活,倒不如说两个人在互相取暖。


烦躁、急切、舒服、快乐、悲伤、难过……种种情绪下,你只会去找那个人来汲取温暖。


推着推车挑酸奶,听见旁边一对情侣说希望每天都像今天那样充实,李熏然笑了笑,拿起一盒看看日期新鲜扔车里,心里想着我只希望晚上凌远能回家早一点。


二十八

他们好像都不太会涉及互相的工作,更不会有埋怨。


凌远下班回去在医院门口看到小摊上有散的花卖,停车到一边下来挑了几支白色的玫瑰。


很大朵,香味淡淡的,外层的花瓣已经绽开,回到家找了电视机柜旁边空置很久的花瓶来插好,调整一下姿势,还蛮好看的。


李熏然到晚上九点多才回来,衬衫比起早晨出门换了一身,作为一个医生凌远从他进门就闻到了血腥味,没等问,李熏然就自己开口解释。一个抓捕行动,逃犯带着管制刀具挣扎动作太大,他手臂上划伤并不深,简单包扎了下。


凌远过去从背后几乎环绕的姿势给他脱下外套,仔细看了看,确实是小伤,裹着纱布可能洗澡不太方便了。


没有多唠叨,继续刚才的打算去热晚餐。李熏然靠在沙发上发现了花瓶里的玫瑰,凑过去看看,是要盛开的样子,又美又纯洁。


为什么买白玫瑰啊,大医生?


因为打折。


就知道你不浪漫。


你再啰嗦我下次送你黄玫瑰。


可以啊可以啊,你喜欢友情我也不介意,大家可以好兄弟的咯~


凌远扭头带着笑意斜眼他,口是心非。


整个一天对于他受伤的事凌远就说了一句洗澡老实点别沾水。


作为一个医生,要是有抢救而他不去,他就不是凌远。


作为一个警察,要是有危险他不冲,他也不是李熏然。


所以没有必要多说什么。只是晚上睡觉下意识侧身,李熏然感觉到凌远深深浅浅喷在自己后颈的气息,沉默地把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拉到胸口握住。手心的温度透过睡衣熨烫到心口,他突然就觉得踏实了许多。


二十九

凌远今天炖了一道新的汤品,用的食材是楼诚两人上周刚从广州带回来的滋补汤水料包,炖开满室的浓香跟立体声音响一样环绕不散,把李熏然从书房一路勾到厨房。


仔细一看,还有一条清蒸的鲈鱼,他咂咂嘴感慨,凌远啊,治大国若烹小鲜,这么看来,你做菜天赋一级,上辈子一定是个皇帝嘛。


听听,某人又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


凌远拿勺子搅了搅,顺便盛出一点点给他尝鲜。跟着他胡闹。


我要是皇帝的话,我得是个比较成功的皇帝吧?


唔!汤太棒了~李熏然追着勺子把剩下一点汁水都喝了,闻言说那你就是汉武帝嘛,金屋藏娇,你好歹有个金屋吧,多值钱,还有美女。


那你自己呢?照你这么说,你也就家常菜拿得出手,比我差一级,你是个王爷?


为啥啊,我可以先是王爷,后面再做皇帝么,了不起国家比你那个小一点。


你要是王爷你一定要很多人帮忙才能当上皇帝,你看家里都是我在干活你就负责吃饱睡睡饱吃。


……那是我手臂伤没好透好吧!也就让你服务了三天,凌医生原谅我,等手好了家务我全包了木有问题!~李熏然帮忙端着饭碗往桌上摆,高高兴兴的。


真实情况是凌远会让他个伤员洗碗才怪。


冲着泡沫看他躺在沙发上蹭来蹭去,好笑地想这辈子做个警察流血不流泪的,上辈子做王爷说不定是个泪包。


要真是个王爷,这种脾气,还得自己跟着去做个谋士才能做上皇帝么。


三十

凌远又出差了。


李熏然也出差了。


两个人都不在家那么多天的机会可少见。


项目进展不顺利,凌远有点烦躁,才几天嘴角就上火长了个水泡。


犯人很狡猾,李熏然不止一点点心急,才几天就熬出了黑眼圈。


晚上通电话,心里都有事,随意说了几句就沉默了。半天李熏然蹦出来一句,这儿的分局一个法医说我的手特别像外科医生的手来着。


……那你这是打算转行了吗李警官?


如果有凌医生带我的话,我就先考虑考虑。


凌医生太忙了,分身乏术啊。


……我给你包里放了东西你回头看看。


没说多久,李熏然那边又要分析案情,挂了电话凌远把行李箱最里面的袋子翻出来,一包胎菊干放着,还有个眼药水。


凌远从窗户上看到自己嘴角那个翘。


就跟明楼说自己家这位特别会疼人么,非不信~


评论(47)
热度(262)

© 四只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