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只企鹅

【楼诚衍生】天上掉下个李警官8

降温了好冷,,,哆嗦,,,


三十六

李熏然从来不怕凌远加班,他最怕凌远失眠。


只要是凌远心里存着事情,总会整夜整夜睡不着。李熏然刚认识他那会儿,晚上行动完回到警局,打开微信居然还能看到留言,一看表凌晨三四点,每每挣扎半天要不要回复,结果就是忍不住,下意识轻轻地发语音,趴在办公桌上下巴垫着胳膊肘来来回回。


当然啦,要不是那个时候双方的时间巧之又巧地凑那么正好,也就没有后来的他们了嘛。


隔没多久微信就被弃之不用了,李熏然给自己办了个密语套餐双向绑定,早晨开车去上班被堵在路上的时候还能带着耳机和凌远互相吐槽一番,晚上睡前抱着本书在被窝里有一搭没一搭说话,听对方呼吸声撞击收音孔,好像打在自己鼓膜上一样,一下一下,害得心好像跳蛮快的。


李熏然那时候注意到了凌远的严重失眠。


又一次凌远去隔壁城市交流活动李熏然去机场接机,看着凌远累得在副驾驶座靠着说话力气都没有,李熏然打着方向盘若无其事地说,要不然我搬你那儿住吧,最近忙得要命早出晚归的。


凌远就倚着车窗对他笑。


笑笑笑,笑什么笑,再笑把你开到沟里去,哼。


李熏然大魔王懒得瞥他一眼。


第二天凌医生就用无与伦比的行动力给家里添置了东西,第一个就是换了张大床哎嘿嘿嘿。


李熏然晚上拖着小行李箱过来发现家具店的送货小哥辛辛苦苦嘿哟嘿哟地在那组装,眯眼心想难道我决定住过来不是应该先搞顿大餐的吗?!默默等对方弄完,把箱子丢给凌远收拾。


凌远拿出一样又一样的,奇怪的东西:奶粉,氨基酸,褪黑素,……BALABALA


看看双手抱胸的李熏然,大医生第一次觉得要好好重视自己的失眠情况,完全想象得出如果他睡不着,大魔王绝对会让他从第一样试到最后一样。


……私以为这种时候,完全可以将大床的功能利用起来的嘛!


男朋友怎么有点笨啊。



三十七

啦啦啦,秋天到了。


唔,好吃的变多了。


李警官排队先买了两大包糖炒栗子,散步去医院接凌医生下班,顺便去看看凌小仙儿有没有长大一点。


要说养东西吧李熏然还真的不如凌远,在他手里基本没有啥能养长过,小时候养金丝熊,笼子没关好,溜出来把厨房花生米吃了一地,最后被老爹扫地出门;后来养小乌龟,冬天拿出去晒太阳晚上忘拿进来,冻死了- -;养小金鱼……本来存着把它养成糖醋鲤鱼的梦想,可惜肚皮翻太快……


动物都这样,照理说植物简单多了吧?


不是的,李老爹记得,熏然童鞋最成功的也不过就是春天弄洒了一把荠菜籽,然后秋天楼下阿婆莫名其妙在自家小花坛角落收获了一小把荠菜,便宜了他一顿饺子,其他狗尾巴草之类就不提了……


非要说他擅长什么的话,警局的男男女女以及当年警校的师兄师弟们盖章认定,他最擅长让周围的人们圈养。


大魔王说你们这群黑统统给我走开,凌远说过我把他养得都胖了!


凌医生昂首挺胸,那个是的,熏然做菜好吃!


此处省略一万个荡漾的波浪线。


护士长大姐拍灭他骄傲地小火苗,重点在你胖啊大医生!


医院里大家散会出会议室,李熏然给大家分热乎乎的栗子,又甜又糯,小护士们跟炫耀自己男朋友一样说这可是熏然排队好久买到的呀~都来尝尝哈~


待遇最好的凌远医生单独在办公室接受李先生的剥栗子服务,凌小仙儿长势喜人,看着又精神又漂亮,刺也硬硬的,不像原来落在警局办公室阳台上那盆,旱的旱涝的涝,饥一顿饱一顿……


李熏然手指漂亮,拿着栗子一捏一掰,完整干净的仁儿就出来了,顺手塞到凌远嘴里,再捏一个塞自己嘴里。


奖励的原因是他把他闺女儿举个栗子养得很好,凌远一边吃一边慢吞吞拿着平板买电子书,心想虽说跟我姓,也不知道扎过我多少次了,还好皮厚,不然估计手心一串戳孔,洗澡会不会漏水啊……


柜子里头第一层的镊子表示漏水什么的我不晓得,反正你用我拔刺是用过好几回了……



三十八

前面说了么,李熏然怕凌远失眠,所以就近照顾他,那个,所以才住一起的。


住在一起方便监督哇,睡眠质量就好啦!


严肃点,跟那张大床没关系。


由此可以想见他不会允许凌远吃任何可能导致失眠的东西,首当其冲——咖啡。


明楼明诚拍完戏回来习惯性带着特产家庭聚会【读作蹭吃蹭喝】,国外带回来的极品咖啡豆刚拿出来凌远的眼睛还没亮完呢李熏然特别顺手接过去就塞进厨房柜子最深处。


这个留着以后你们来玩就煮,凌远不能喝,晚上睡不好。


明楼幸灾乐祸嘿嘿嘿看:大~医~生~气~管~炎~【面部表情总结】


大医生眯眼不予计较,且识相地进厨房帮忙准备午饭。


冷天就是要吃火锅~


吃火锅没牛羊肉怎么行,来个四五盘不费劲。


明楼第四次想捞一小碗羊肉片的时候被明诚默默瞥了一眼,默默手拐弯捞了一堆土豆冬瓜蓬蒿菜。


凌远心想你有个屁的立场嘲笑我啊,呵呵哒!



三十九

李熏然不上班窝在阳台上带着耳机犯懒的样子,简直就是一只猫。


凌远隔着落地窗从客厅看他,手里端着一杯红茶,时不时喝一口,心情甚好。


放下杯子走过去在他身边的椅子上坐下,呼噜一把他翘起来的头毛,他跟着手掌挪动脑袋,低下头来给凌远捏后颈,又听话又温柔。


被捏得服服帖帖的,某人鼻音声声,满意地分一个耳机给他。


一系列动作全程不肯睁眼,阳光太棒,晒得浑身都软了。


凌远心里特别想用手机拍下来,但是要进客厅去拿,而他此刻只想坐在李熏然的身边发发呆,看看人,或许忍不住打个盹,消磨一下偷来的一点点休息时间。厨房里有李熏然烤的小蛋糕,烘焙的甜香飘过来,某只睡猫半梦半醒间还忘不了舔舔嘴唇。


凌远凑过去用鼻尖摩挲他侧脸,被躲开,追着过去继续骚扰,到最后抬起身不肯好好坐着,把李熏然拉到自己怀里来。


他在老不正经地期待点有的没的。


李熏然扒开一个眼皮看了他一眼,拍开他爪子。


凌远老老实实抱着他继续盹。


美人在怀,可惜很重。


枣糕!


腿……腿麻了- -



四十

凌远是个特别优秀的大医生,在医院对工作室面面俱到,细心又有分寸。在生活中也是十项全能,做饭收拾屋子采购一把罩。但是值班的实习医生们百思不得其解为啥下雨天他老不带伞。


直到有一次有人跟他前后脚去医院门口,凌远在前面任凭雨水打在额头发丝凌乱,人家在后面狼狈用公文包勉强挡出视野范围。尼玛,人比人,气死人。


最心塞的是他们踩着水花跑去保安亭那边拦出租车,凌远大长腿一跨就上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一辆私家车。


啊啊啊,我敢打赌凌医生肯定有女朋友了!押三根黄瓜!


车子里暖气开着,凌远进车里就被兜头一块毛巾裹住。毛巾不是擦起来像浆过的触感,是李熏然特意在家里准备的,柔软吸水,凌远擦擦头发,把打湿的外套脱下扔后座。


哎哎哎,凌远你别团着扔啊,皱了我还得帮你烫。


好意思说,昨天谁把T恤团成球扔在洗衣机里还没告诉我的,你就仗着天冷了,夏天闷一晚上要馊掉了我看你衣服还要不要。


比起来大衣值钱!


……说的也是。凌远反手把大衣拽回来又抖抖好放回去。余光看到大魔王因为反驳他成功,笑眯眯的。


雨天就是容易堵车,看来这个十字路口一时半刻也通不了,李熏然拿了个小小的袋子给凌远,凌远打开一看是一盒还暖的章鱼小丸子。合上盖子看看车窗上沾满了雨水左右看不见,凑过去轻薄司机。


司机表示今天拉到一个色狼乘客!


乘客连警察都敢动手动脚真是不要命啦!


……快点把章鱼小丸子喂我吃两个压压惊。


评论(31)
热度(208)

© 四只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