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只企鹅

你干杯,我随意16

章节重新修改过了不影响看哈,闺蜜给我取了个花名,这文又叫男言之隐……


今晚还会更哈~


第十四章


王天风是明楼的损友之一。之所以说是损友不是朋友,原因就在于他俩的相处模式太过诡异,见面互开嘲讽模式算正常的,大打出手也不是没有过,然而怪就怪在如果有旁人劝架或是自以为看透了两人恩怨插手,就会获得双倍暴击。


恩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隔壁家老王啊。【敲手心【【哪里不对


明楼看不顺眼王天风由来已久,很早时候是明镜先介绍的两人相识,明镜从他小时就对陌生人不假辞色,偏每回老王来家里做客不要说好茶好点心,连同女主人都要特意打扮过,这哪里是客人,简直就是来拐带我家大姐的白雪公主的后母么!


此处略去其他绰号,不上台面那种的- -


彼时王天风还没有以后要做个文艺片儿导演的觉悟,一门心思除了看书练字就是跟互姐狂魔斗智斗勇,及至明镜带着明楼出国念书,两家就断了联系,直到明楼以演员身份回国开始奋斗,才发现那个总是对着自家大姐笑得让人起尴尬恐惧症的老王成了个小有名气的导演。


从此开始鸡飞狗跳之旅。


第一回合作,卡了十五次后老王给了明楼兜头一巴掌。


第二回合作,明楼飙演技把一众跟不上他步速的男一女一等等甩到天边,老王脸色黑如锅底。


第三回合作,明楼终于成了男一,跟他讨论剧本要大修的地方,吵得差点砸了一号摄像机。


第四回合作,没了。


第三回之后明镜给两人下达过最后通牒,不到万不得已【明楼实在喜欢剧本或老王急需人救场】不许一起拍戏,处理完幼稚的男人们,明镜对她贴身助理表示哀家真是劳心劳力,什么时候能省点心,雨露均沾真是好累的说~~~


助理姑娘内心大惊失色!太后凉凉哎,雨露均沾不是这么用的啊我滴个天爷=口=!


后妈王导演坐在车里还在翻看剧本,边在琢磨着那个演女二同事的小年轻其实也很不满意,但是又找不到哪个合适的人替换。副导演把着方向盘,心中愁苦:早知有这么一天,何苦不一开始就换人,现在预算超了辣么多,再换人盒饭都吃不起。唉,口袋里棒棒糖装了十几根也不知道够不够,反正偷了曼春的,不如再多拿点……


敲门时候老王一脸的备战状态,不过开门的却是一个没见过的年轻人。


明诚:“你好,请问找哪位?”


王天风一句“死胖子”憋在喉咙口好险没呛死,副导演赶紧上:“你好,明楼不在吗?”


“他在,请进吧。”明诚看二人打扮肯定就是上门来谈工作的,公寓楼安保很好,小斯又格外关照过物业,能知道门牌号的肯定是熟人。侧身打开门想请人进来,明楼抱着苗苗呼啸而过——


“哈哈哈哈!”


“啊呀呀呀!”


明诚&王天风&副导演:……


喂……


苗苗快乐疯了,到这里有好玩的好吃的,穿着鞋爬沙发也不会被骂,阿诚哥哥给抱抱,还炸了牙签肉和虾球,他跟楼叔叔厨房里外窜来窜去,联手吃了一大盆!幸福得不得了!吃完楼叔叔给自己骑在肩膀上玩,乌拉拉,爸爸我不想回去啦!


明楼抱着他抛高高,路过门口瞥了一眼,把苗苗放下,气势足足地:“老王!你来干嘛!”


“楼胖!找你救火!”


“求人这个态度!我不接!”


“演得不好脾气还敢这么大?!”


“你自己又好到哪去?!我脾气哪里大?!”


“你脾气不仅大你脸上褶子还多!”


“你个子矮拉低平均身高好意思埋汰我!”


“我矮?!你不说你脸大费面膜费布料!”


“你进来我保证不动手!”


“你让我进来就进来?!我不!”


……听不下去了。


明诚默默地把苗苗抱起来,低声叮嘱他捂好耳朵,苗苗乖乖捂住还闭上眼睛窝在明诚肩窝里,软软的头发蹭得颈子痒痒的。明诚抱着小孩下意识晃来晃去,看了一眼副导演,示意进门再说。


副导演摸出两根棒棒糖,一根塞明诚口袋里,一根塞苗苗衣服口袋,把两只斗鸡扯进屋子,把门关好,省得又出新闻。出新闻倒不怕,怕的是明镜现在人在魔都,回头知道了死的反正不会是他哎嘿嘿【幸灾乐祸笑】。


进门好好地消气落座,明诚自觉自己是房客,不想打扰他们谈事情,就把苗苗抱去洗手间给他擦满后背的汗。明楼本不想给他们倒水,想想明诚招呼了自己一下,勉为其难端了两杯凉白开往茶几上一放就再也没分半点眼神给客人。


王天风看看关了的洗手间门,隔着还能听到苗苗嫩声嫩气跟明诚十万个为什么。冲耳朵竖起听动静的明楼挑挑眉:“那个就是你大姐说的粢饭团小哥?”边问他边打量。


明楼扭头盯洗手间门,根本没鸟王天风的话,额前的头发汗湿,整个人比之前见过的那种闷骚又装X的一本正经样好了不知多少,精精神神的穿着一套宽松的运动套装,听到里头笑声不自觉嘴角就翘起来。


副导演掏出一根棒棒糖塞嘴里,他不敢讲影帝大人这幅样子特别像个浸润在柴米油盐酱醋茶里的已婚男人,以及空气里确实也弥漫着淡淡的油烟味道,闻起来肚子好饿呀为什么主人不给客人搞点吃的,一定是因为大老王不好,so sad。


王天风摸摸下巴上新长的胡茬,自顾自想心思,于是明诚牵着苗苗的手打开门就看到三个人都目光炯炯盯着自己。其中以明楼的目光最为……让他感觉背后毛毛的。


送苗苗去自己的客房,开了台灯抱他上椅子,拿出小书包里的书本写作业。明诚关上门再出来就见之前谁也不爱搭理谁的仨人抱着剧本聊得热火朝天,外头天色不早,肚皮咕咕叫,明诚拐弯进厨房,一手端着水果盘子出来,嚼着东西嘟嘟囔囔小声说“大哥你吃苹果,这个苹果甜。”明楼理所当然眼光还放在剧本,侧头一张嘴“啊——”


“小斯买的好!”大老板对助理的挑水果工作给予大力赞扬。


王天风探头一看满满一盘的橙子,角落里勉强能看到苹果的一小点儿块块,一头黑线,少年你这个吃的速度也太快了好歹客气一下!苹果在哪里你说!


此时已经被科普过明诚的身份,终于把明诚跟明镜嘴里别人家的弟弟以及那几个小丫头片子整天挂嘴边的阿诚哥哥联系起来。


他今天来找明楼是为了自己剧本中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角色。是个住在男主小区的看门大爷,见证他落魄到发迹,胆子小,却不失悲悯之心,在男主被小混混殴打时不敢上前帮忙,在人都走了后偷偷给伤药,遇见物业的大领导来检查点头哈腰,走了之后又吐唾沫嫌弃。


总的说来,是一个很典型的小市民,贯穿整部电影始终,在最后小区内一户人家小三把原配赶出门,两口子对原配拳打脚踢,看门大爷终于情绪爆发把那对男女轰走,给那个可怜的女人叫了车塞了一百块钱,男主从车里下来只看到他佝偻的背影,脚步迟缓走回值班室。等男主走到大门,他又是往常那副见到得罪不起的人点头哈腰的样子了。


电影名字叫做薄情世界。写着一个年轻人身上的悲欢,遇到的不公,旁人的冷漠,却又无时无刻不在透露着薄情的人们为数不多的一点点温情。


是王天风擅长的题材,女主汪曼春,男主是今年转型的新演员李苏,配角让影帝明楼来显然是有点太大动作了,只不过老王对这剧本寄予太大希望,这个角色又特别考验人,原本定下的演员火候把握不好,才不得不来找明楼。


预算内他无法再对电影作出更大改动,如果没有杀手锏,他无法改动太大,毕竟是配角,投资方有权影响选择。


他笃定明楼会愿意尝试这个角色,如果顺利说服签约,甚至可以再争取一部分后续投资,这样冲击明年的牡丹奖又会多几分胜算。


“怎么样?接不接?”


“恩…………”明楼皱着眉头研究剧情。


王天风看他一时半会儿不会回神,光明正大打量屋子。大半年前来这里还只是个落脚地,大不同了嘛,添置了很多东西,温馨多了,跟明楼这个人一样,多了几分人气。


怪不得明镜说有明诚跟他一起住,自己都少操心很多。明楼脾气又臭爱教训人,这年轻人性格肯定很好。


魔都名媛的榜样啊!能让这熊影帝如此平易近人!


副导演凑过去给明楼翻剧本说明注释,大老王盯着在厨房忙碌收拾的明诚,突然有点想头。


越看越觉得他很符合剧本里一个很小的配角……


胳膊肘拐明楼“咳,你这个舍友,明诚,最近有空么?”


明楼瞥他“不同意!”


老王急了,瞪眼“我还没说要干嘛你不同意什么?!”


“我能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吗?!你这人设里没有适合他的,不同意,而且你换一个配角给我来还能交待,再换一个你以为投资商傻啊!”一针见血。


“女主角的那个同事!合起来就十几分钟的戏我自己说了算!”


“反正不同意!”影帝斩钉截铁。


“你这个人怎么不讲道理!你让人试试看!不要无理取闹!”老王怒从心头起。


“我哪里无理取闹!”明楼对着从厨房伸脑袋看他们怎么音量又大了的明诚指着大老王“阿诚你说!我无理取闹吗?!”


明诚揪块抹布擦手“不啊。”


王天风:卒。


明楼:哼~


副导演赶紧端起盘子圆场,“来来来好好说,王导你吃橙子吃橙子,不要急嘛好好说。”


拉着明诚坐下,明楼想想还是问老王“那角色没什么发挥余地,你怎么想让阿诚试?”


明诚这才反应过来说的是自己的事,惊讶地看看明楼,又看看王天风,“是个什么角色?”


王天风想了想说:“就是一个无论是谁看到,对着他就只有三个字感想——”


“——你。好。娘。”


“你好儿子。”


明楼无敌迅速顺嘴回答。


喝凉白开的副导演鼻孔呛出水,咳得惊天动地。


明诚目瞪口呆,蒙圈了。


评论(58)
热度(271)

© 四只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