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只企鹅

你干杯,我随意【第十六章】

我今天!


吃了!


一顿热情又肉感的!


火锅!


第十六章


明台看着他俩如此亲密,张大嘴巴想打喷嚏,被高雯瞬间捏住了鼻子。


窝要保护窝的楼诚西皮!谁都不许打扰这样暧昧迷人的气氛!高雯眯起来的大眼透出动者必死的凶光,甚至在想要不要清清嗓子开始唱婚礼进行曲。


明台:劳资觉得劳资要窒息惹!劳驾姑奶奶您捏的时候能不能不要那么顺便堵住我嘴?!你放过一个鼻孔让我呼吸一下你爱豆们的空气好伐!


楼诚二人保持着壁咚姿势扭头看门口不受欢迎三人组,对视半响,双双叹气,放手的放手,喝酒的喝酒。


明楼摇头道:“小斯你过来。”


“啊不不不!窝刚刚才塞一嘴糖窝不要拆西皮!你们俩都是窝的爱豆,窝要保护你们!小斯老师什么都没看见你不要灭口啊啊啊!”高雯大惊失色拉住小斯往自己身后一藏,可惜只挡住了半个头。


明台眉毛一挑。


明楼:“……明台你过来。”本座拒绝跟这个从脸上表情都能看出来脑洞开到银河系去的姑娘沟通。


“啊不不不不不不!明台也不可以!你们想干什么观众朋友们不喜欢3P的好可怕你们不要这样不要这样!”高雯继续大惊失色,把明台拉到自己后面藏起来,双手张开挥舞,又在胸口比出一个大叉。


……后面俩被护住的鸡仔仔表示从高雯颤抖的尾音里听出来的是满满的兴奋和乐不可支什么鬼= =!


明诚以多少年跟她斗智斗勇的经历发誓,她脑子里绝对是相当少儿不宜的各种黑灯瞎火PLAY,真是要给她跪了。


明楼丢掉自己外人面前高富帅的形象,望天翻白眼。


跟明诚对视:你是为什么会跟这个奇女子这么熟?!


哎明楼/明诚你怎么知道我看你是这个意思?


“你们在……?”明台试探地小声发问,高雯瞪大一双铜铃眼啄米状点头。


“试戏/喝酒。”


咦。


“喝酒/试戏”


明诚&明楼:喂=________=刚刚波段还一致的默契到哪里去了……


小斯蹲下身捡起了明台掉落的外卖袋子,熟门熟路进厨房找碗筷。为什么小斯老师噶淡定嘞?


呵,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俩粘粘糊糊的相处方式,影帝助理团队一把手高贵冷艳地表示当你N+1次进门都会看到明诚给明楼吹头发因为另一个在拿着手机回短信不方便,又或者明楼收拾桌面明诚给他系围裙带子等等情况,你们就会觉得眼前的壁咚很正常了。


劳资还看过更劲爆的,比方讲俩人在客厅拿着器材健身小背心大裤衩浑身是汗呢呵呵呵呵。这真的没有什么,大家要用纯洁的直男眼光来对待同性之间的友好交往……


【爆发】国家允许你们这么欺负单身狗吗?!啊?!告诉你俩!我们单身狗也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军训过的都是警犬你俩造吗!欺负我们就是袭警!要关到笼子里被烧烧烧烧烧的!


小斯心累,曾经看到明楼对明诚如此友好还以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奢望明楼从此平易近人不发脾气和蔼可亲,结果踏入新世界的自己时常享受到的却是一轮又一轮的警犬深造。


终于换明台感受他的欢喜了……【高兴地哭了起来】


明诚笑着让他们进门换拖鞋,冲高雯招招手,小丫头立马欢脱地连滚带爬,啊不,小蝌蚪找妈妈状蹭了过去,趴在明诚的沙发靠背:“阿诚哥哥~”


“干嘛?”明诚笑眯眯。


“我好久没见你啦!起码几千年!”本宝宝身为两大后援团骨干力量,连续一周没有你俩动向,耻辱啊耻辱。


“……几千年?”是不是耳朵听错了。


高雯点头,“因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咱俩谁跟谁,一秒钟不见你都如隔三秋!”


“这位姑娘,昨晚在微信上跟我说屁股扭了一下于是坐下来都不敢左边用力结果被人误会是痔疮的难道是鬼吗?”明诚无力。


“……再提屁股抽筋粉转黑哦!”高雯眯眼不满意,“对了,阿诚哥哥你刚才跟楼大人……嗯嗯嗯嗯?~”眨眼。


“嗯嗯嗯嗯?”你眼皮抽筋啦。


“嗯嗯嗯嗯嗯?”提高眨眼频率。


“嗯嗯嗯嗯嗯?”艾玛你眼皮踩电门了是吧。


你们两个是便秘了么- -嗯什么嗯!


高雯撅嘴,哼,许你们男男授受不亲,不许我们问,好专制。不过酱紫专制的明诚也好帅呀好帅呀!高雯内心的小人咬着手绢尖叫。


简直让人气愤为什么进门忘记开视频模式!


真是太没有按头小分队的职业道德了,心碎!


整个屋子里唯一靠谱的明楼拉着明台坐在沙发上讲王天风的新戏,顺便又讲到明诚后面需要接受的各项课程,还问了接下来公司的发展计划。明台真不愧是明诚的兄弟,第一句重点就抓好准:“楼哥你的意思是我哥还得在你这儿住很久起码到这个电影拍完?”


明楼眉毛要挑上天:“住我这里不好?”


明台立怂:“特别好以后还可以一起上戏下戏呢,一辆车就能进进出出,低碳环保有理想,人品好心地善良么有爱心,村里的姑娘都想嫁给你!——啊呸,串词了!”卧槽我总觉得哪里不是很对……以及以后我过来找我哥岂不是很心塞?每天进门前都要担心是不是看到不太对劲的地方。


恩,哪里不对劲呢?


算了,哥都说了,今天是在试戏,楼哥真够意思,我哥最近表演课成绩嗖嗖嗖上升好开心!而且不用付钱就可以让几么好的老师来手把手教学,我真是历史上最省心最能挣钱的经纪人,非常值得偷喝一杯楼哥的珍藏。


大老王的《薄情世界》里头大咖不算多,今晚确定了明楼这个重要配角后,咖位便嗖得一下上去了——连带男女主角和各路配角都会涨热度,虽说有人提携是高兴的,只是听完明楼对推荐明诚那角色的形容,明台内心还是略复杂。


看着高雯缠着明诚在那边唧唧歪歪说闲话看手机,小斯在书柜前翻材料,他心想自家老哥出道电视剧是斯文儒雅小医生,第二部立马跳到大企业小娘炮,再掂了掂带来的那几份安排,思来想去,放手边没提。


那头高雯殷勤剥了一个小橘子塞给明诚,明诚啊呜一口酸成一个囧脸褶子精,“这谁挑的?!”


“明台啊~”高雯瞥见明诚的脸,默默放下了另外半只。还好一直有尊老爱幼的习惯,看阿诚哥哥表情就知道不好吃。


明诚抽面纸吐出嘴里的橘子瓣,眼珠子转转又拿了一个藏兜里。


小斯不了解他,只有高雯看到这表情心里咯噔一下——他要使坏了!注意!明诚要使坏了!这不是演习!注意!这不是演习!死乞白赖留宿计划终止!拖着谈得差不多的明台夺门而出,小斯在后面贤惠地收拾好客厅茶几,又把晚餐没吃完的东西全放冰箱里,叮嘱了明早来接明楼的时间才施施然道晚安走人。


看一眼钟表,这一天真是漫长,十点半才迎来安静的时刻。明诚坐在地毯上看某人自觉地挽起袖口走来走去把杂物各归各位,眨眨眼,等他洗了手坐回自己旁边,“伸手。”


明楼伸手。


“摊开手心。”


依言摊开。


手心里被放上了一个小小的橘子。肚脐眼儿那头圆圆的,没有全部变成漂亮的金黄色,还带点儿青。明楼笑了,收紧手心揉了揉剥开,在明诚期待的眼神里——


迅速塞了一片进他嘴里。


然后熊大人开始乱没形象地看着明诚酸到俄罗斯小黄瓜脸哈哈哈哈仰头笑,笑到被自己口水呛到,一边咳嗽一边从沙发垫子堆里找出一个文件夹递过去。


接来一看,穷开心?再一看,真人秀?明诚狐疑地瞄了明楼一眼,“你哪里来的这东西?上面写的我名字,明台给你的?”看起来好像挺有意思,不过跟勤工俭学没差别吧,就是自己挣钱生存游戏那种。


“趁明台不注意从文件里抽出来的。”


……拜托,影帝你随便偷藏人家要给艺人看的文件尊的好么?


明楼坦然地拿剩下的橘子瓣塞嘴里,嘶,真的好酸,哪个蠢货买的!


蠢货当着高雯的面打了一个无敌大喷嚏,高雯怀疑连舌头都弹出来了。


看来明台是打算让自己在电视剧上映之后再接下王天风的电影,等话题再炒热一点才要接这个真人秀刷脸吧。明诚有点累,反手抽过一个抱枕放下巴。明楼皱着眉头换了几个姿势,最后干脆顺着地毯滑,脑袋凑着明诚手里抱枕的另一头躺下。


明诚点开手机放明楼介绍他看的有声书,磁性的朗诵声回绕在不大的客厅,他低头看看某人沉甸甸靠在他腿上的脑袋,闭上了眼睛。


“你跟高雯明台很早就认识了?”


“发小,关系很好的发小。”


“那你从小到大一定都鸡飞狗跳,我看她从来都不会安静超过半小时。”


“带他们两个比带幼儿园一个班还累。”明诚抖抖膝盖,迎上明楼询问的眼神,“我给你说说我们小时候的事情?”


“行啊,”他抬胳膊看了一眼表,“批准你说二十分钟,然后去洗澡,今天浴室我收拾。”


“我们小时候特别能折腾。记得有一次愚人节,明台说要请同学吃蛋糕,买了很多回来,还带着五颜六色的肥皂块,用梳子在肥皂上刮出一些丝丝洒在蛋糕奶油面上,伪装成五彩巧克力丝的样子,问他还说要研究下,吃了肥皂到底会不会吐泡泡……”


“……高雯比他还坏,在蛋饼里面加朝天椒碎,等同学吃完了问感想,据说是胃里好像吞了一个暖宝宝在烧起来……”


“……还有啊,他俩每次都想着我以后会挣很多钱,因为可以跟着鸡犬升天,我怀疑他们行李都准备好了……”


絮絮叨叨,何止二十分钟。


有一搭没一搭聊到凌晨,外头渐渐不嘈杂,灯光暗下。


按照计划,此刻肯定是要早点去洗澡睡觉滴,不过明楼正龇牙咧嘴让明诚揉脖子。


躺太久,脖子扭了。


啊,作为一个灵活的胖子,这真是太忧伤了,捂胸口。


明天楼影帝起得来吗?明诚觉得有点担心。半夜起来,溜进他房间在床边拖鞋处放了一块趾压板。


恩,我还是有办法阻止他起来后跑完厕所睡回笼的。


明诚安安心心地睡着了。


评论(27)
热度(216)
  1. 苏瑾颜四只企鹅 转载了此文字

© 四只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