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只企鹅

【楼诚衍生】天上掉下个李警官10

花名男上男下【微笑】


我的女神欣太太生日快乐!


日更五千第三弹第一发


四十六

简瑶跟她新晋男盆友去了一次香港,给李熏然带的礼物是羊羔绒外套,白色的羊羔绒,棕色翻领。


接完机三人去吃饭,简瑶兴致冲冲把礼物翻出来让李熏然套上看效果,他穿上后转圈,看到袋子里还有一件便随口问,你这算批发吗?


薄教授挑眉毛,简瑶白他一眼一边折好放进去一边故作正常说,可不就是给你家那口子批发的么,情侣装啊情侣装。


某些人一口水差点鼻腔里喷出来。


……那啥,你知道了啊?


……那啥,你忘了我男朋友是做啥的啊?


哦。


默。


晚上回家他捧着硕大的包装袋,凌远开门只见一个礼袋冒着白色的毛,顶上一撮仿佛李熏然的头发- -


进门把衣服拿出来穿好,居然尺寸分毫不差,凌远对着穿衣镜搂着他感慨哎你说那个薄教授以后副业可以进军娱乐圈啊,能挣钱,简瑶估计不会过苦日子,没看给明楼搭配造型的都年薪多少么。


言下之意她现在挺好的你也不要老是为了发小把我一个人放家里,关爱空巢凌院长啊人人有责。


李熏然看着镜子里的人伸手去捏他下巴,我居然暴露了,唉,还是警察呢。


凌远任由某人磋磨自己的脸,凑过去吧嗒吧嗒劈头盖脸亲。


凌远你今天刮胡子没!扎得我痛!


大医生故意用下巴蹭他肩窝去幼稚得不得了。


你说你自己都觉得薄教授聪明了,每回带着点有的没的在脖子上,穿错外套,出门在外电话里叮嘱我这个叮嘱我那个,偶尔几次不明显,这都一年多了你以为他傻吗……


简瑶是你发小,你租房子在外头从来不请她来家里玩每天准时下班什么的她再神经大条也看出来了……


第二天出门情侣装楼下老阿姨大嗓门吼凌医生你比小李大了好几圈哈哈哈。


这个一点都不亲切和友好的世界啊,李警官苦着脸想每次受折磨的都是我【的腰】,稍微为大魔王着想一下子成不成啊,这可是人民公仆啊。



四十七

人要改掉个习惯不容易,潜移默化地养成倒还好。


李熏然有奇怪的睡眠依赖症,睡觉摸床边,质量不好翻身能三百六十度练杂技。


刚一起住的几天凌远浑身被吃豆腐,睡到一半李熏然就摸来摸去摸来摸去,不安分在他臂弯里蠕动,直接导致那阵子凌远十分饱足。


呐,被子跟枕头可以作证,是李熏然先动的手。


╮( ̄▽ ̄)╭


早晨醒来时常发生如下情况:


咦,被子为什么翻了一面?


啥,枕头怎么在地下?


懵!我在地下?!……


凌远只能每回睡前抱抱他。


习惯身边有个人搂着自己后,李熏然慢慢地不再折腾了。


不过有天睡到一半,他突然给凌远小腿上来了一脚,嘟嘟囔囔。


碰!


凌远生平第N次享受如此销魂的叫醒服务,可只要低头看大魔王一脸乖巧睡相砸吧嘴,就完全不舍得教训!


翻了个身还来一句:二筒!


梦里打麻将啊?!


说梦话的人据说会回答问题,凌远蹑手蹑脚跑到床另一边。


熏然?


唔……


然然?


哼……


警队里有人追你吗?


恩……


有几个啊?


三个……


男的女的啊?


……


咋没声儿了呢,再问一遍。


男的女的啊?


……


男的女——


凌远你够了啊= =


唉,关键时刻,你醒什么醒,我还没问完呢。



四十八

明诚和明楼难得合作一部电影,邀请凌远李熏然去看首映。


他俩思来想去,去买了两套正装西服。一个医生一个刑警,久不穿正式的衣服,站在穿衣镜前违和感还挺重的。


导购热情推荐了凌远身上黑色哑光暗纹和李熏然身上黑色带闪套装,又拿来两条宝蓝主色的领带。


李熏然抬手拒绝她的帮忙,亲自给凌远打上。


退后两步看看啧啧啧,一家之主真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凌远笑眯眯地看他给自己整理领口袖口表示即使你马屁拍的再好我也是不会同意你吃鸳鸯锅的李熏熏你死心吧。


某人菜刀眼重现江湖,把我刚才的夸奖还回来!


导购姐姐扒着试衣间附近的架子看得津津有味恨不能手边出现一桶爆米花。


首映会在一家很大的剧院,主创人员们走红毯,他俩穿着正装候场时被周围人群一阵惊叹,要不是远远的能听到楼诚粉丝团撕心裂肺的吼叫,都要错认了呢。


李熏然余光看到隔壁站着的姑娘偷瞄他跟凌远的手指找戒指,突然发现住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想过盖戳问题真是枣糕!凌医生是已婚男啊!你们收敛一点好伐!


进场后座位在离剧组很近的地方,明诚跑过来往李熏然旁边一坐就不挪窝,凌远特别识相地让了一个位置,倒数十个数——你看,明楼嗖嗖跟来了。


只不过身为主创里的领头羊这么满场乱跑真的好么……明天的新闻标题会不会是【灵异电影终出灵异事,明氏影帝竟有丝分裂】什么的……


看完电影四人出门聚会,李熏然凌远无奈地看着某俩所谓的变装——墨镜T恤牛仔裤乐福鞋……认真的?


你们真的不懂为嘛媒体每次都能拍到你俩绯闻照么?


回头躲在凌医生臂弯里美其名曰太冷了他面积大能挡风,明诚心想大警官你倒是先出来再鄙视我们呐=。=



四十九

挑戒指什么的八辈子烦!


李熏然自己偷偷去商场看,外形比较帅所以柜台上妹纸们都以为是买来送给未婚妻求婚,本着有帅哥不调戏枉为女人【什么鬼】的原则,各种推荐硕大钻石璀璨小钻还自告奋勇可以代为佩戴方便比对。


李熏然憋了半天小声说我给男朋友买的。


以为要得来诧异的目光谁知道突然妹纸们的眼珠子亮度提升了起码三个档次,这么一看珠宝店的高聚光灯简直弱爆了好吗。


芒刺在背的感觉更诡异了怎么搞- -


终究没能买到心动的戒指,空手从商场出来。


内心对这种表面文章大于实际意义的东西并非一点期待和好感也没有,只不过总觉得平平淡淡的日子才是真,只要契合度够高好像也不必拘泥于承诺的是吧?


门前广场在搞促销打折,李熏然站在柜台前发呆,看着人家热情介绍示范半天抱着一个榨汁机回去了。


进家门看着凌远大白天拉着窗帘铺了一桌子菜,听见开门声迎出来的某人接过他手里的盒子说你买了就算了别回头又不用啊。唠唠叨叨唠唠叨叨,脱下他外套把人领到卫生间拧热毛巾擦脸擦手。


瞬间就心中一动,我这笨蛋戒指没买拎个榨汁机算怎么回事儿啊。


洗了脸嫌客厅暗想去拉开窗帘,被凌远从身后一把抱住。


手指间套进了一个暖暖的圈圈,低头一看哎这指环不错嘛。


李熏然你现在可是我老凌家的人了啊。


嘿嘿嘿。


老凌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嘿嘿嘿。




五十

警局从周一开始压了个赌局,为什么李熏然警官这几天心情指标飞速上飚连局长骂人都影响不了。


薄教授用你们这群凡人的眼神睥睨天下。


拜托看看他没法见天日的脖子和左手那个关键指关节可以吗?


现实是不是他们不注意,而是敢死队去问了以后奇迹熏熏笑而不语。


你再问他就瞪眼,再问就本宝宝心情不好,再再问就警局所有姑娘们开始护崽行动。


还能怎么问?难道他们想永远失去宝宝吗?!


晚上一堆人拖着他不让回家,要去酒吧玩,李警官蹿上台在那边唱赢了你输了世界又如何,声音那个哀怨缠绵,于是赌局瞬间变成高岭之警花到底是失恋还是在恋。


酒局喝到才一轮,某人电话嗡嗡响,李熏然一脸酸掉牙的笑跑门口去接,回来的时候眼波流转荷尔蒙爆棚。


跟去偷看的小陈童鞋仿佛看到他走过的路开满了小粉玫瑰,以及,原本以为凌远特别有风度特别绅士嘛,大门口亲来亲去也不注意点影响,真是特别总裁!


看不出来李熏然居然好这口……


回去发现好不容易抢到的西瓜被他们全吃完的小陈童鞋心都碎了,我绝对不要告诉你们偷窥的结果!绝对不要!


要你告诉个屁啊,李熏然嘴唇都破了……


评论(29)
热度(235)

© 四只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