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只企鹅

【楼诚衍生】天上掉下个李警官12

快忙完惹Σ(|||▽||| )


伙食太辣仿佛长痘惹,,,开始清汤寡水【各种清炒】嘤嘤嘤,,,


五十六

冻疮,算是一众娇生惯养姑娘小哥的一块大心病。


凌远这几天每每工作间隙看到护士和实习医生们手上那一块块红红的小斑,心里就不自觉思量到李熏然的手。


大概是中邪了。


不知不觉当中,对他手的执念深到扎根在五脏六腑里,前阵子医闹,凌远护着同事被病人家属砸到后肩,回到家惹他心疼得不行,竟然感觉到李熏然修长手指按在皮肤上,乌青疼痛仿佛去掉一半似的。


连绵阴雨的冬天,下班路上凌远想想还是拐去了商场打算买支护手霜。


想想买完回到家,吃了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自己可以握着那一双手捏来揉去,哎嘿,真是得劲儿╮(╯▽╰)╭~


跑进柜台就蒙圈了。


这个柜姐说她家的滋润,那个柜姐表示冬天还是要保湿,另一个又说太厚影响吸收,还有一个表示你们通通都走开,我家的手霜保湿美白滋润清爽简直应该是帅哥们的一年四季必备起码要买一筐!


……加个晚班打开家门看到沙发上炯炯有神盯着自己的凌远,李熏然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某人伺候人吃完洗完把人安顿在被窝里,开开心心拿出一袋子的手霜豪气冲天:你看!喜欢哪个味道,自己挑!各种作用的都有!


咱有钱,任性。


护手霜用一只丢一只。


不心疼。


……你是谁,你把我们家凌远怎么了,把他还回来= =!


一个医生,对付冻疮,跑去商场买那些搞噱头的东西.


你四不四傻= =!



五十七

奇迹熏熏今日变装来着,为什么呢,因为抓捕行动解救了一个小娃娃,抱在手里刚准备交给局里的女警员……宝宝心里害怕,尿了他一身。


T________________T


李熏然悲愤ING,亏他还想着不要冻着他,把外头衣服脱了穿衬衫抱住,好么,一泡童子尿,冬天风一吹,哇哇凉。


熏然宝宝心里苦,唉。


临时找了个路边小宾馆开了个钟点房洗澡换同事好心借给自己的T恤,宾馆前台小哥刚腹诽一个美人咋开一个小时钟点房呢是不是要干点酱酱酿酿的事情为什么我几么方呢哎哎哎哎,一见他身后跟着一群警员,秒怂,警察叔叔啊啊啊啊我啥也没干开房的是他!>口<


回了警局也是奇了怪了,难道是那泡尿的关系,小娃娃谁抱都哭,哭完趴在人家怀里冲李熏然的方向委屈地扁嘴嘤嘤,一抽一抽的小红鼻子看起来别说多可怜了,他走到哪就被盯到哪,简瑶从人手里接过娃娃,还被嫌弃地扭来扭去。


扭你妹- -!姐姐不好看吗,姐姐跟你妈咪一个性别哇!


事实证明,大胸并不是到处都吃得开滴~


不知何时从青梅竹马进化成兄弟闺蜜的李熏然捧着小思姐的爱心热朱古力摇头晃脑袋感慨。


得来一对惊天大白眼,还没看笑话多久,护妻心切的薄教授拿走杯子,推到娃娃面前。


小东西伸手要他抱,他双手抱胸退开一点点。


你刚才尿了我一身,李警官很没面子晓得哇。


啊啊。


我再抱你你还敢不敢尿了?


啊吧啊吧。


不尿也不能流鼻涕啊。


呜……啊啊啊!


跟娃娃讲好条件,一张开手对面那团子就扑过来了。


呵呵呵呵下班前转交给值班的女警等待他家人,临出门前李熏然大魔王童心发作抢过奶瓶给他喂奶糊,糊满了自己前襟。


还好办公室有备用衬衫,简直欲哭无泪。


自家老爹还嘲笑,一天换了三套衣服,你是小姑娘吗。


……嘲笑自己儿子是小姑娘到底有什么值得你高兴的!-皿-!



五十八

出发去上班前李熏然站在大楼门口伸懒腰。阳光灿烂,这么好的天气,应该在家睡觉啊~


下午哗啦啦一阵冰雨在脸上冷冷地拍,坐在特地来接人的凌远车上,继续伸懒腰,这种天气,应该在家睡觉呀~


凌远发现每次跟他多相处一天,就能发现多一点有意思的事。


比如说某人的懒病,哦,网上讲这个叫懒癌。


天气好,要睡觉。天气差,要睡觉。冬天来了,不睡觉简直不科学,前一天被凌远欺压了,更要美美睡上半天。


……熏然为什么我觉得你这样像某种动物?


……你是说我像蛇吗,冬眠蜕皮什么的。


不,并不像。


凌远看着他吃饱了仰躺在沙发上,肚皮画出圆润的小小弧度。


暗示他是猪头的凌医生被家属抄起抱枕追着绕了客厅三圈。


凌远事后做检讨,疯狂的李警官游戏简直太考验腿脚了,哎我这把老腰哎。


- -你腰不好要不就识相点,在下面吧。


……凌远摆健美先生POSE,不,请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呵呵哒。



五十九

每天要吃到人还要剥一层被子的感觉真的并不是很有情调啊!


凌远看着李熏然兴致勃勃把自己跟个花卷一样裹在被子里拱来拱去,内心咆哮。


一层一层一层一层地剥开你的心吗?!


那是洋葱啊!


眼皮子底下那人开开心心地说你看我这个像不像火腿面包。


像,特别像。


岂止像火腿,简直像棒槌。


凌远特别霸道总裁地抓着被子一边,刷拉一下,把人从被子里抖了出来。


……我擦,人呢?!


李熏然从那头的床底爬起来,愤怒地冒出一双眼睛在床边,望着手抓被子石化在那头的凌远磨牙。


……生平第一次被人掀翻掉床底,居然是被凌远抖出去的。


凌远你个大棒槌!


凌棒槌抹了一把脸,艰难地生出了未来一个月当牛做马的觉悟。



六十

下雪了。


李熏然拎着包从警局大楼匆匆走出来,被纷纷扬扬的雪拖慢了脚步。赶紧把抱在怀里的大衣穿好,公文包换只手拿,另一手掌心摊开接住了一片小小的雪花。敏感的掌心一点点冰凉,他不自觉笑了起来。


凌远撑伞从大门口走来,抬头就看到屋檐下某人接着雪花仰头看天轻笑的侧面。


很美,好像一幅画。


……帅不过三秒。


画中的美男想拐凌医生吃宇宙超级无敌鸳鸯火锅未遂,回家生气。


拿着枕头当武器曰,我要开始家暴了,允许你现在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凌远摆出一副殉道者姿态,来吧,凌太太,打在我身,痛在你心。


想想是不太合算,凌远的肉体也算是自己的财产昂,李熏然大魔王表示要不咱把家暴值转换成别的东西吧?嘴里说着,心里想着怎么着我今天几么生气,也能换回来两包香锅料是不。


凌远恍然大悟说难道你想要一个印着我的等身抱枕吗?好的我这就去定。


……你不要学明楼总是高奇奇怪怪的礼物!


没到中年就变成怪蜀黍!


我是警察啊我要把你铐起来!


……然后卖到深山里去做童养媳=W=


评论(16)
热度(192)

© 四只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