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只企鹅

你干杯,我随意【第二十六章】

生病惹,所以很可怜,被关起来惹……你们想我了咩QAQ


第二十六章

投缘这种鬼话,讲的人一本正经,听的人不屑一顾。

 

楼太太团骨干成员一向继承着楼大人的超高智商,去现场的几个姑娘在明楼严肃脸表示“我们只是好朋友,大家都是想太多”的时候用足了浑身力气捏得手里矿泉水瓶子咔咔响这才勉强保持住见到理想型的标准迷妹表情。而在那同一时刻,看着文字直播的“不要污,要优雅”全群都hin想像看郭大叔的相声一样,吁——地叫出声儿来。

 

此处省略一万字嫌弃与鄙视,好孩子们不要读括号里省略的内容,乖。

 

互动会轮番开了几个一线城市,魔都幸运地成为某比划猜谜环节的终结者,粉丝们拍着大腿泪流满面,主办方抚摸心脏幸好幸好。高雯遗憾地在微博上说这将成为自己主持生涯的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辉煌,可惜没能走上八卦的巅峰,还招来了明楼大人的心灵鸡汤。

 

汪曼春三天后转发,吾从未见过如此打脸之人。

 

打脸吗?PIAPIA的。

 

明明巅峰来得几么快。

 

在帝都站,淬不及防地就面临了人生大考验之曝光身分证照片,还要互相给出四字评语。

 

这并不是一个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剧组,全程跟进的梁仲春舔舔小牙摸着心脏缓缓气表示,俺们这只是一个活的剧组_(:з)∠)_

 

正常的剧组哪会有人给出这么五花八门的四字短语,放出第一第二张还气氛和谐,不知道第几张画风拐到十万八千里,明诚的身份证照是很久远之前爬雪山后拍的,黑到人生巅峰,高雯第一时间喊“一颗卤蛋”,紧接着男一明楼的一寸免冠照因为色调诡异就被形容成“不合情理”,女一妥妥的P图痕迹是“晴天霹雳”,男二未上妆鼻子塌下来是“一言难尽”,最后导演梁仲春的一出来,全体大合唱“竟然是人”。

 

明楼明诚跟中了六合彩一样左右high five庆祝默契更上一层楼。

 

心累了,不爱了,梁导手动拜拜。

 

……

 

窝在客厅沙发上抱着平板看网友偷拍的明诚吐着葡萄皮啧啧摇头,冲着给自己端水果的明楼道:“你是不是做得太明显了,你看她们放上去的视频标题都是《我看你们有一腿》。”

 

明楼走过来靠着他坐下投喂车厘子,顺便瞥一眼屏幕,刚巧定格的就是活动中自己笑得满脸褶子,明诚侧身对着自己说话的样子。

 

“这明显是你随便摸我她们才误会!”正人君子脸。

 

“摸你个大头鬼。”明诚拿走他手里的水果盘,白眼。

 

“那不用,这种事情怎么要我家小阿诚亲自来做,我来就好了。”明楼腆着脸凑过来亲了一口。

 

两个不要FACE的虐狗认识,春节来临前夕的日常是在家看戏刷微博。《穷开心》终于加班加点完成第一期制作,番茄台预计周五黄金档重磅推出。年末都是综艺和晚会明星大混战,好在环球有个最怕人多最讨厌挤的BOSS,根据每年的财务年在三月进行周年庆典和各种员工福利。

 

大老王的《薄情世界》正式进入后期制作,补拍镜头全部搞定后整个工作组都陷入加班加点之中,王天风原本还摒弃前嫌叫了明楼去看,结果人家轻飘飘一句“我是一个有节操的好演员,晚上八点要回家洗衣服”打发了自己,愤怒的王天风几回在明镜前面告状,然而每次都在俩人吃饭时接到明楼咆哮“打小报告者都是小人”的电话。

 

大导演心里苦,我真是百思不得其姐。

 

以上并没有错字好吗。

 

不得其姐好吗。

 

看着坐在对面优雅喝红茶即使听到他压住火气被手机那头明楼刁难也纹丝不动的明镜,哦哟,路漫漫呐大老王~

 

粉丝的调侃仅仅只是最近他俩热度的一种体现,但想想外人都觉得俩人关系好到如胶似漆天天粘在一块儿了,你一句投缘能解释个屁咧,春节前匆匆一个礼拜,该暴露的都暴露了个遍,明镜明台高雯郭骑云,团队里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基本全知道了。

 

除开被明诚剧透联系上下文才发觉的高雯大小姐,第一个GET勾搭真相的是谁?

 

你猜。

 

来来来下注了啊,买定离手啊买定离手了啊,助理朋友亲戚随便押啊,来来来大家共同猜测美好的明天了啊~~~

 

一二三开!

 

是小二子。

 

就知道你们猜不中!

 

那只企鹅纸你给我们奏凯,没有一次是好猜的题目我们要开除你出楼诚籍!

 

还是要从明诚被卡主的黑历史说起,那天看到明楼明诚甩开所有人只肯带上万事不知的小二子做司机的高雯震惊到眼睛瞪得像铜铃,明诚你误人子弟!……也不对,他确实是说了奸情来着……

 

想起前头内心还在念叨我读书多你可别驴我,脚踩12厘米细高跟的妹纸扁嘴嘤嘤嘤,俺似驴!俺真似一头驴!俺居然觉得某人的无上限金卡在阿诚哥哥钱包里只不过是俩人住一宿舍的后遗症!

 

小二子,快来给姐姐贡献素材,这个月的PLAY主题我还没想好呐再晚就没法交稿啦!

 

Wuli两耳不闻小八卦,一心想开大黑奔的小二子大名曲多多,昵称趣多多,爱称奥利奥,常年梦想就是成为楼大人的专属司机,开遍他车库里所有收藏,最喜欢那辆出镜率高高的大黑奔,因为……明楼曾经用它飞车在高速路上甩掉身后十几辆媒体粉丝追车,多么速度与激情!

 

可是我想开的是车啊,并不想看到老板的流氓一面的,趣多多抖啊抖。

 

后视镜里突然看到俩人消失在后座,大惊失色的他听到如此对话:

 

“哎你起来这么快干什么,我还没拉你呢。”

 

“明楼,正常人拉起别人拉的是手臂,你为什么要拉我的腰?……和大腿。”

 

“煮熟的蹄髈飞了,我找个借口看看你最近瘦了没有。”

 

“不是煮熟的鸭子吗……?我知道了,你语文不是体育老师教的,你是自学的。”

 

“晚上想吃三杯鸡。”

 

“一杯米酒一杯酱油一杯猪油,你昨天跟我说了要减肥。”

 

“……小斯哪天不让我减肥。”

 

下车后赶在明台他们那辆车还没来,明诚温柔地摸了摸小二子的狗头:“多多啊,你是金牛座的么?”

 

多公公惶恐点头。

 

“你知道吗,金牛座,是一个非常稳重的星座,且,谨慎少言。”

 

嗻,奴才绝不敢透露主子半点私隐!

 

明诚:“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么?”

 

小二子:“放,放我一条生路QAQ”

 

明诚,大年底下了,不要残害小动物- -

 

第二个知道他俩不可告人关系的是谁?是大姐明镜。

 

窝在公寓期间她突击检查了两次,亲自送了各种好吃的半成品菜,还盛情邀请明诚去明家的老宅一起过年,用的说辞让人无法推却:“阿诚呀,我跟你讲,你要是不去的话,等下王老师来家里拜年,明大少爷又要对人家吹鼻子瞪眼睛,两个人真是搞得幼儿园小孩子一样,要打架的!你来,陪大姐包馄饨吃,大姐就高兴了,我高兴了,我就不把他俩赶出去。”

 

大姐你的话前前后后真是一点逻辑都没有呢,不过不知为何听起来很是厉害,明诚并不敢推辞这个邀请呢= =

 

可能因为明楼拉着他开开心心挨着明镜一人一边,在明镜拍明诚爪子稀罕他最近胖了点时,突然伸手在明楼的大腿上拧了一把,外带那块肉做了托马斯全旋随便怎么旋总之好多圈。明楼的脑门都充血了,奶奶个腿儿啊这也太疼了!

 

你们女人为什么总是喜欢跟指甲有关的活动!而且还要转圈!

 

“阿诚啊,我们明楼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平时呢也不太听我话,脾气又不好,”明镜顿了顿,像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弟弟这么多缺点似的皱皱鼻子,“不过他能挣钱!没事干放在旁边看看也是蛮好的。以后你多担待一点。”

 

负责挣钱养家的楼大人胸口中了一箭痛苦捂住倒向椅背,被大姐勒令负责随便花花的明诚维持背脊骨发凉毛孔竖起来的僵硬身躯听她念叨了半个多小时明楼当年不懂事的丰功伟绩:什么小时候不喜欢吃大蒜就买了山竹剥好放厨房啦,研究冰箱里的灯如何亮暗把冰箱门拆了又用胶带贴回去啦,小学不喜欢同住的舍友用肥皂在淋浴玻璃门上写你的死期到了结果人家一放热水被吓尿了啦,在家族企业当年谈生意失败时对着汪氏的掌权人汪芙蕖叫荷花叔啦等等等等。

 

若不是因为明镜还约了人吃晚饭,大概明楼连小时候几岁尿床这种秘密都能暴露。

 

送人出门的明楼搓搓手略感局促:“大姐你怎么知道的?”

 

明镜一脸我知道很久了表情:“我很早之前就晓得你喜欢男孩子不喜欢女孩子了呀!~”

 

“What?!”BY Mr明*2

 

“你拿到影帝的那年八周刊就做过调查,每个跟你传绯闻的女人你都极力澄清,每个跟你交往甚密的男人倒是不见你多作解释,他们出具了很多很多例子,我看着蛮专业的,还有表格,还有心理分析,而且你以前也跟我说对女孩子没兴趣的嘛。”

 

卧槽脸的明楼:大老爷们儿被传这个有脑子的都会分辨是炒作吧=皿=当年我是收情书很烦的中学时期对你的吐槽,你能联想到这上面?!

 

#我の大姐天赋异禀#

 

明诚翘起二郎腿啧啧看戏,只有撇过去的眼神特别有内涵,让楼大人背心一凉。

 

“哪个男人我交往甚密我怎么不知道?还不作解释,谁啊?!”劳资明天就做了他!

 

“王天风王老师呀。”明镜话出口,明诚一颗车厘子梗在喉咙,怒锤胸口碎大石状心想呛死老子了咳咳咳咳咳!

 

明楼瞬间石化——姐,人家仿佛追的是你,只不过曲线救国一下,讲真,我其实有点打算当他家里人看的……

 

等等!我是你亲弟弟!你听八周刊误会一个从小到大围在你周边的隔壁家老王跟你弟弟有一腿你节操掉哪里去了?!

 

咱们家还能不能好了?!

 

明楼敢把这段咆哮说出口吗?

 

他。不。能。

 

所以他憋了一脸便秘样的纠结,恭恭敬敬送女王大人下楼,还要被拉住语重心长交代,交代的还是一些很非主流的东西。

 

“……我总是担心你会不会给我带一个头发五颜六色,脾气娇滴滴的男人回来,后来呢想想,又怕你找个跟自己差不多光想着拍戏看剧本看书听戏做学问的人,生活一团糟,每日死气沉沉。阿诚我是很看好的,原本要介绍给林董事的女儿,现在被你截胡,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看过他履历,很不错的小伙子,有个人搭伙吃饭,你看看你胖了多少……”

 

一颗操碎的心,虽说内容让人好气又好笑,却点点滴滴都是明镜平日不会开口讲的话,仿佛攒了很久。明楼紧紧握着她的手从电梯出来走到小区门口,只觉得心里酸得不行,那么长一段各自努力工作不着家的日子都跟回马灯一样转在眼前,隐隐又能从明镜的话里听到一丝高兴。

 

送到车前,女王一秒钟恢复高冷,扬手示意跪安吧,本宫今日约了人做新旗袍。

 

明楼进屋关门看到门背后那张页码是5的A4纸。多少天前他们在这间公寓烧饭吃,煮一道菜写一道,拍戏这么赶居然也集满了5张纸了么。回头看看明诚膝盖上一个笔记本,把最后一个车厘子塞到他嘴里,开着的屏幕上是高雯那个很有意思的粉丝群,明诚顶着【诚楼看烟花】的ID在闲聊胡扯。

 

恩?明楼眉头一挑,诚楼?

 

那人软软笑着表示,我单方面宣布是诚楼。

 

来来来,楼大人双手穿过他腋窝把人拖起来,阿诚,大姐说我胖了,来我们去浴室捡个肥皂。

 


评论(46)
热度(131)

© 四只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